荒诞首富牟其中:第三次创业从1000亿开始

牟其中,南德集团前董事长。1941年生,汉族,重庆万州人。一个把口号喊遍中国的富豪,一个曾同时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300元钱白手起家创业,办了三件大事:飞机易货、卫星发射、开发满洲里。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

"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刑满释放。年届76,牟其中保持着健康的体魄。他对自己说,“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他欣赏苏东坡的“老夫聊发少年狂”。

夏宗伟(牟其中诉讼委托代理人)记不清已是第几次来到湖北省洪山监狱。周边的高楼建了一茬又一茬,路边的城标换了一拨又一拨。过去的16年,夏宗伟每次来探望牟其中,都匆匆忙忙从北京出发,坐夕发朝至的卧铺车,然后从武汉回程,同样是夕发朝至。这样能省下许多开销。有几次还因为无座而硬站一个通宵。

中秋节前,夏宗伟最后一次探望牟其中。牟其中知道自己即将出狱,在电话里兴奋地向夏宗伟交代了许多事宜,夏比他想得更细,她盘算着该给他买哪些东西,牙刷、牙膏、剃须刀……买什么样的鞋、什么样的衣服去接他出狱,出狱后的用药。怕遗漏,她的清单列了一遍又一遍,写满了好几页纸。

夏宗伟的心情是复杂的。她跟牟其中说,感觉“搭上了一辈子”。牟其中让她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他说自己前后三次坐了近24年牢,与他有联系的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思考过自己受苦煎熬,又面临过死亡,这一切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出狱前4个月,5月26日,夏宗伟接到湖北高法电话通知,关于南德信用证案件的民事判决有了终审结果。等待了16年,“狂人”牟其中觉得终于迎来了他想要的结果。

迟到的判决书

5月30日,周一早上一上班,夏宗伟就拖着病体赶到湖北高法,领取了有关南德集团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案件的终审判决书,完成了法律文书送达的法定程序。至此,从1997年8月18日第一次开庭,中间数度延期又数度开庭,风波迭起,步步惊心的牟其中案民事部分终于画上了句号。

当天下午,牟其中在洪山监狱看到夏宗伟送来的终审判决书。已是满头银发的他默读完了判决书,长久无语,五味杂陈。往往这时,夏宗伟会给他一点自己的空间消化不管是好还是坏的消息,虽然他们每次会面的空间都那么局促,监狱监管干部的目光又让人感到那么不安。牟其中对周围的环境视若无睹。他忽然向夏宗伟吟诵了杜甫的七律《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他用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对这份迟到了19年的判决书的复杂情感。

多年来,夏宗伟追随牟其中走南闯北。1995年下半年,牟其中与当时南德集团旧金山办事处工作人开完会后,到郊外散步。现在,夏宗伟成了牟其中唯一可亲近之人,唯一的精神支柱。这是到目前为止,两人距离最近的唯一的一次合影。

终审判决书判决南德集团不是湖北中行信用证案件的当事人,与信用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信用证垫款由湖北轻工偿还,贵州交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4)鄂监二民再字第5号》(共8份)显示,湖北高法在终审判决书里认定,2001年、2002年一、二审判决中认定的南德集团并非直接与中行湖北分行构成信用证关系的当事人,也不是中行湖北分行的从债务人,南德集团与中行湖北分行、交行贵州分行、湖北轻工没有信用证法律关系,二审判决认定正确。终审裁定,再审查明的主要事实与一、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根据终审裁定,湖北轻工为信用证法律关系中的开证申请人,中行湖北分行为开证行。本案所涉中行湖北分行与湖北轻工之间的委托开立信用证合同合法有效。

同时参照2006年1月1日颁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认定南德集团并非本案信用证法律关系的一方主体。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内容来源互联网,旨在更多交流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imxi.cnhttp://www.limxi.cn/gushi/chuangyegushi/937.html